<cite id="rlngk"><form id="rlngk"><del id="rlngk"></del></form></cite>
      <tt id="rlngk"><address id="rlngk"><del id="rlngk"></del></address></tt>

      <cite id="rlngk"><form id="rlngk"></form></cite>

      <cite id="rlngk"><noscript id="rlngk"><samp id="rlngk"></samp></noscript></cite>

      <cite id="rlngk"><noscript id="rlngk"></noscript></cite>
      <tt id="rlngk"></tt>
    1. <rt id="rlngk"><meter id="rlngk"><button id="rlngk"></button></meter></rt>
    2. 青島是個海 第二十五章 魂斷棧橋 (一)

      (一)青島棧橋

      青島棧橋,始建于一八九二年,是與青島同齡的地標建筑。棧橋最初為軍用碼頭,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初經過改建后,成為青島的一個重要景點。據說在青島,幾乎每一對情侶都曾經漫步在棧橋上談情說愛。

      除了成為青島人最喜愛的談情說愛的浪漫景點之外,棧橋還見證了青島的近代歷史,她目堵了青島的滄桑歲月:一八九七年德國海軍少將棣德利率德軍占領青島,就是從棧橋登陸的。德軍還在棧橋上舉行了閱兵儀式。一九一四年日軍第一次占領青島后,也效仿德軍在棧橋上舉行了閱兵儀式。一九二二年從日本手中接收青島的中國軍隊,從棧橋登陸。一九三八年日軍第二次占領青島,部分部隊從棧橋登陸。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美國海軍陸戰隊第六師也是從棧橋登陸的。

      棧橋成了青島的象征,與青島這個城市的人文歷史緊緊交織在一起。百余年來,無數文人墨客懷著各種心情登臨棧橋,寫下詩詞文賦。在百度上搜索青島棧橋,躍入眼簾的,是一千二百萬條有關棧橋的信息。然而,在漫天遍野充斥于網絡上的信息中,卻漏掉了發生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與棧橋緊密相關的一段浪漫史。

      這段浪漫史的兩個主角之一,是一九三零年主持改建棧橋的一位德籍水利與土木工程師弗里德里希·施諾克(Friedrich Schnock)。施諾克工程師改建棧橋的方案,是棧橋百年歷史中最重要的一次創意性的改建,他把原橋的鋼結構部分改建為鋼筋混凝土通透結構,橋體加長,同時建立了人工島和防波堤。

      上個世紀1930年修建之前的棧橋

      通過這次改建,施諾克工程師使一個因潮水侵蝕變得污爛不堪,大有傾圮之勢的軍用碼頭,蛻變成一條具有中華民族特色的長龍,橫臥于碧海銀波的青島海灣中。

      由施諾克工程師設計主導的棧橋改建設計,以及德國“信利洋行”高質高效的施工,確保了棧橋傲然屹立在青島海灣長達八十年之久。這期間棧橋也經歷了幾次維修工程,但都算不上是大工程。直到二〇一三年,一場罕見的風暴潮襲擊青島,棧橋東側部分橋體才被沖毀。這驗證了施諾克工程師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初所做的棧橋改建設計,是對青島的一個杰出貢獻。但這位德國工程師在當今的青島鮮為人知。少數對青島近代史感興趣的青島人,只知道他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棧橋改建的設計師。隨著時代的變遷,他已經被大多數青島人遺忘了。

      (二)神秘的河北路九號大美女

      浪漫史中的另外一個人,是我的九姨梁寶祥。


      棧橋的入海處緊接著老青島最繁華的商業大街中山路(弗里德里希街Friedrichstraße,又譯裴迭里街),沿著中山路一直朝北走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青島著名的劈柴院。九姨的家河北路九號,臨街于劈柴院。

      河北路九號里院的建造者與原房主,是九姨的父親,我的外公梁善川。現代人在媒體上對他冠以許多帶有光環的名稱,其中包括:民國時期的實業家、慈善家、廣東公墓的創建人、廣東商會會長、書法家…… 然而在我心目中,外公梁善川一生中干的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是他與兩位外婆生了許多孩子。

      外公梁善川有兩位夫人。第一位夫人唐鄉 (1878一1952),是外公的本鄉廣東中山縣唐家村人。第二位夫人吳受恩 ,曾用名吳鳳娟 (1892-1978),是福州人。這兩位外婆一共生了二十個孩子,其中十個在嬰兒期就夭折了,另外十個孩子長大成人。在這十個存活的孩子之中,有二男三女是大外婆唐氏生的,另外的二男三女是小外婆吳氏生的。另外,小外婆吳氏還收養了一個孤兒,為她取名為梁蓮喜。